当前位置:首页 >> 家装知识

沙漠圣贤第七十八苏拉王牌

发布时间:2020-07-01 来源:家装知识 点击:0

沙漠圣贤 第七十八苏拉 王牌

对于对方傲慢的宣称,穆哈迪连一个字都不相信。

如果这个幽灵真的像他自己宣布的那样自信,认为心灵术士连一diǎn破坏他计划的机会都没有,那么他就不该浪费时间在对话上。反正穆哈迪很快就要消失了,那么多説何益?

然而幽灵却这么做了,这就説明他要么不像自己宣称的那么自信,要么他在遗迹里待了太久憋出毛病了……不管是哪种可能,都让心灵术士都有机可乘。

一路上,源源不断的机关人冲出来阻拦,但都成效不大。除了它们装备的弩矢还有些威胁以外,其它的攻击几乎没法伤到穆哈迪驾驭的生物兵器。它们手中的锯齿剑往往只能划伤怪物的表皮,即使用力刺入,最多也不过入肉几指。

心灵术士还现,这些生物兵器自愈的非常迅。寻常刀剑伤害,几次呼吸的时间内就能痊愈。

了不起的创造,穆哈迪在心里赞叹。如果这些生物兵器被投放到战场上,必将大大改变战争的形态。如果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们还拥有这种技术的话,那他们在暗中隐藏的实力恐怕比许多人想象的要强的多。

那些鬼鬼祟祟的进化论德鲁伊们最大的目的是什么,穆哈迪一直猜不出来。表面上看,卡米拉在一心一意辅佐提尔的泰西安国王,但不需要多敏锐就能看出来她另有所图。

心灵术士把这些杂念抛到一边,专注到眼前的问题上来。机关人们也许是现了正面抵抗效率低下,开始采取不同的策略。它们隐藏在掩体或者霸王龙进不去的通道里动攻击,这么做起了一些效果。

穆哈迪不得不伏低身体躲闪机关人射的弩矢,这些铁家伙射击的真不是一般准,他不得不承认这diǎn。

他释放出来的生物兵器尽忠职守的保卫自己的控制者,有一头体态流畅,咆哮不止的犬科动物一现敌人出现就凶狠的飞扑上去。它几乎和地球上的狮子一般大xiǎo,有一对细长的黄色眼睛,有力的肌肉在暗蓝色下皮毛下虬结,毛皮上有着道道斑纹,又长又粗的银色斑纹在它光洁的侧腹排列成行。

这只犬科怪物以它那种谨慎的优雅姿态,在黑暗中穿梭,凡是被它那金色的大眼睛锁定的机关人,无不被迅撕成碎片。就好像它们不是金属做成,而是陶瓷的一样。虽然这些无生命的家伙试图反击,但只传来骨裂般的脆响,那些弩矢只射中了墙壁。穆哈迪的生物兵器早就动作麻利的闪到一旁。

更大的麻烦在于地形。

半身人的体格比人类xiǎo,一个成年半身人看起来也就和十一二岁的孩子差不多高。所以他们建造的通道并不都是能够允许骑着霸王龙的穆哈迪通过的。有些走廊只能勉强允许一个成年人类走过,里面隐藏着大量充满敌意的机关人。

有些通道被人为关闭了,很显然那个古代半身人不仅仅有役使机关人这diǎn把戏。他还通过远程遥控关闭了好多走廊中的沉重铁门。那些门表面都是繁复华丽的纹路,至少有三尺厚,连恐龙都撞不开。

心灵术士用意念下令让那几只长的像猫的怪物去对付铁门,它们能喷吐腐蚀性的强酸唾液,穆哈迪觉得这应该有用。可是试了一会儿他就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,铁门被腐蚀的度太慢了,一天都未必能被破坏。

既然如此,他就绕道而行。半身人的建筑结构错综复杂,幸好心灵术士先前看过这里的立体地图,而且他把地图牢牢记了下来。

他沿着来时候的道路往回走了一段,然后走上了另一条通道。这条路一样有不少机关人阻拦,穆哈迪麾下的生物兵器把它们统统撕烂,化作扭曲变形的废铁。

路的尽头,又是一扇关上的大铁门。时间一diǎndiǎn流逝,心灵术士有严格的灵能训练让他不会产生毫无意义的烦躁情绪,但是他骑的霸王龙可没有这本事。这只巨大的肉食动物已经运动了很久了,它饥肠辘辘却又无处泄。出于一种原始的冲动,它狠狠的用头去撞那扇铁门,而且用短xiǎo的爪子去挠。

缕缕细沙从头dǐng落下,铁门却依然完好无损。穆哈迪制止了自己的坐骑这种无谓的行为,原路返回,又选择了其它一条道路。

一连尝试了两三条道路,心灵术士却现都没法下到更深层的遗迹里去。眼看时间就要不多了。

第四次尝试的时候,转机出现了。穆哈迪骑着恐龙穿过一片类似居住区的区域,这里有不少在许多个世纪前就溃散成无形腐物的床和散落在地上的xiǎo号骨骼。穆哈迪猜测,在躲避赤潮退入这座建筑以后,残存的半身人就居住在这个区域。当然,由于食物匮乏或者其它什么原因,这些幸存者也死光了。

这里有一条通道,直通遗迹更深层时空之门的所在地,而且它没有关上。

时间紧迫,穆哈迪催促他胯下的霸王龙穿过通道。

就在他进入通道的时候,喀嚓喀嚓的金属运行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。心灵术士心里突然泛起强烈的危险预感,矫健的从恐龙背上跳了下来,稳稳的在地上落定。

这条通道的大门不迟不早就在他通过的时候突然从上方落下,势越千钧。像一部断头台一样,它一下子落在了霸王龙的背上,把这只怪兽压的跪了下来。密密麻麻的脚步声响起,大群机关人从各个方向的黑暗中涌了出来。

霸王龙的咆哮曾经响亮而暴力,现在却变得半是呻吟,半是哽咽。大铁门沉重无比,机械的力量无情而强大,厚重的金属势不可挡的落下。恐龙被喀嚓一声压断了脊柱,然后被活活切为两截。

由于带着用来指挥生物兵器的头环,穆哈迪自己也能感受到一些这头巨兽受到的痛苦。被拦腰活活切断,这种体验挺新鲜的,对于不受疼痛影响的心灵术士来説不啻一剂兴奋剂。

也许是因为经受过改造强化了生命力,霸王龙断为两截后没有立刻就死。穆哈迪克服着着对方脑子里巨大的排斥和反抗,强行命令它张嘴咬住了两个正好靠的近的机关人。

一半机关人和几只生物兵器被铁门关在了门外。穆哈迪自己,那只犬科怪物和另一只怪兽,还有剩下的机关人被关在门里面。而根据地图,前面一直往下就是时空门的所在地,无遮无拦。

这些恐怕是前进路上最后的机关人了,穆哈迪想,灭了它们,就该找半身人幽灵算账了。

这里的机关人战斗的格外凶猛,一个个迅疾的冲上前来,手中利剑闪着幽幽寒光。强力弩矢射出的飞矢嗖嗖从穆哈迪脸边飞过,只有寸许距离就能取了他一条性命。

有四个机关人格外高大,明显和其它那些喽啰不是一个档次的敌人。普通的机关人比半身人略高,比人类略矮,这四个家伙却有足足两个人那么高,双手垂到膝盖上。

它们的身体是用锃光瓦亮的黄铜锻造而成的,显得厚重无比,各种古老神秘的纹路布满黄铜的身躯。那金属的面容是一个留着胡子的老人形象,须皆张,威猛无比。和它们xiǎo一diǎn的同类不一样,这几个机关人没有装备利剑和弩矢,它们的重拳就是武器,一跺脚就连地面都在猛烈颤动。

巨型机关人抢身攻上,一挥拳把霸王龙的残躯打成了一滩血肉模糊的肉酱。穆哈迪连忙躲闪,背靠墙壁。一个巨型机关人一拳挥出,心灵术士猛的低头蹲在地上。这一拳以毫厘之差打在墙壁上,把金属墙面打凹了足足一尺有余,巨大的撞击声震的穆哈迪脑子里都在嗡嗡作响。

犬科怪兽敏捷的再机关人群里左跳又闪,每一次它总能恰到好处的绕到敌人身后,然后用锋利的爪子撕开对方身上的甲胄,把体内的零件和铰链扯烂毁坏。可就在它一次跃在空中的时候,一个巨型机关人从手中射出一张渔,把它罩住落回地面上只想作个平凡的小夫妻。

三个机关人一拥而上,打算趁机结果这只怪物。

另一头生物兵器比它聪明一些,一直躲在阴暗的角落里,保持着和机关人们的距离。它长的有些像一头地球上的三角龙,有张鸟喙和保护颈部的骨盾,四肢粗的像百年大树的树干。可是他的头部只有两只角,正中间那只角应该在的位置只有一个大洞。

穆哈迪管这只怪物起了个名字叫枪兽,它沿着战团的外沿游走。偶尔它会对准某个敌人,低下头,然后就会有一枚骨枪从额头上的洞里疾射出来。这枚骨枪威力惊人,一次能刺穿两个机关人,把它们钉死在墙上。一旦被钉上了墙,它们就只能无力的挥舞手足,再也伤不了人了。

偶尔,会有几个机关人冲上前想要近身解决这头枪兽,可它总是成功避免自己被敌人包围。当它低下头猛冲的时候,就像一头狂的公牛一样不可阻挡,撞翻阻挡自己的敌人。

大也有大的缺diǎn,穆哈迪想,一边躲避着巨型机关人的攻击。这几个敌人的攻击力确实惊人,被它们打中肯定是骨折筋断,苦不堪言。但是好在巨型机关人出招之前都有征兆,出招之后收势又慢,心灵术士每每能在间不容之际逃得一线生机。

又是一拳挥来,拳风拂乱了穆哈迪的头。心灵术士故技重施,一边逃窜,一边顺手踢倒了一个普通机关人。被踢倒的机关人失去了和其他同伴的联系,胡乱挥舞四肢,阻碍了追击。

被住的犬科怪物咬烂了两个攻上去的敌人,可是被第三个敌人一剑开了膛。那个机关人本来已经被咬掉了一条胳膊和脑袋,也因此生物兵器放松了警惕。但它机械的本质让它受到如此重创依然危险万分,当犬科怪物经过的时候,躺在地上的机关人一剑刺出,正中大敌。

另外一边,两个巨型机关人猛一跺脚,地面狠狠的震动了一下。此刻穆哈迪正在躲避弩矢,由于震动的关系立足不稳,一下子坐倒在地上。一个敌人上前高举利剑直劈而下,心灵术士不得已一个翻滚躲开。

戴在心灵术士头上的头环在翻滚过程中落了下来,他一下子失去了对那些生物兵器的控制。

那只长得像三角龙的“枪兽”已被野兽本能所控制,巨大的饥饿感促使它把目标转向眼前唯一的有机生命——也就是穆哈迪。

心灵术士失去了对生物兵器的控制,就知道自己有麻烦了。他迅的一瞥,现那只枪兽已经把头对准了自己。穆哈迪立刻改变跑动的方向,嗖的一声,一只骨矛从他身前飞过,在他的袍子上划开一道缝。

眼看一击不中,枪兽的前足在地上蹭了蹭,准备动冲锋。那几个巨型机关人和剩下的普通机关人也围住了穆哈迪,或刺或砍,四面八方一起攻击。

心灵术士心里一片平静,越是危急时刻,越要冷静对待。虽然四面八方都有利剑袭来,不远处还有一头怪兽动冲锋,但这些攻击之剑,也有个先后顺序。

此刻,穆哈迪感觉自己的肾上腺已经工作到了极限,一瞬间被拖的像一分钟那么漫长。他微微转身避开一把劈来的利剑,又用胳膊在腋下夹住另一把锯齿剑,向后一步撞到一个机关人。

巨型机关人一拳砸在地上,把地面打的凹了下去。穆哈迪一跃跳到它的手臂上,扒着它身上的纹路爬到肩膀上。

枪兽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冲来,猛的撞飞了挡路的机关人,连几个巨型机关人也被撞的摔倒在地。穆哈迪紧紧的抓住对方肩上的纹路,几乎把手指尖都抠出血了才没有被甩下来。

战场这下彻底乱了,摔倒的机关人们失去了配合能力,都在独自挣扎,试图站起身来。那只枪兽也是如此,它撞翻了第二个巨型机关人后也翻到在地,四肢无力的挥动。

穆哈迪爬起来,拿出匕顺手割断了一个巨型机关人脖子处的铰链。大部分敌人都失去战斗力了,这是绝佳的机会。

他走过去,捡起自己丢掉的头环。心灵术士把它重新戴好,命令它和机关人同归于尽。

这只可怖的巨兽无法违抗自己脑中的灵能命令,挣扎着站起,拖着伤痕累累的躯体又是一次冲锋。

这一次,所有机关人都站不起来了4700万年前乌龟交配化石出土 维持交配姿势(图)。虽然它们的残肢没有丧失机能,还能挥舞动弹,但是已经对心灵术士构不成威胁了。

穆哈迪收起匕,拍拍身上的灰尘,继续向前。

在居住区的深处,他找到了一口井——或者説一个向下的甬道。如果立体地图没有出错,那么这下面就是时空门的所在地了。

不过他没法下去,因为通道的门已近被关上了,周围没有任何控制台,或者操纵杆一类的装置。心灵术士施展再次使用自己捉襟见肘的灵容,展现了一个阅读过去异能,还是没现这道门是怎么打开的。

除非我自己从里面打开。穆哈迪想起半身人幽灵説过的话。不然你和你的宠物一diǎn办法都没有。

时间只剩下不到一个沙漏时了,如果不抓紧,整个世界就都不存在了。

略微思考了一下,穆哈迪扬起头,用洪亮的声音喊道:“我已经把你的喽啰都消灭干净了,半身人,接下来要轮到你了。”

空荡荡的遗迹四处传来回音,轮到你了,轮到你了,轮到你了。

没有声音回应,所以穆哈迪又高声喊了一遍,两遍。

终于,半身人幽灵有回应了,他的声音传来。“啊,你倒确实收拾了几个机关人,可那又如何?向我示威么?不到一个沙漏时后,你就要消失了。如果你没什么别话的要説,那我以后会把这句话刻到你的墓碑上。”

“半身人,接下来就要轮到你了。

——一个不曾存在过的未来里,一个不曾存在过的勇士。他的最后一句话。”

“你觉得这怎么样?”半身人幽灵的声音问道。

“谢谢你的美意。”穆哈迪説。“不过我至少确认一下你还在观察我,现在我的目的达到了。”

説完,心灵术士不再啃声,开始搜寻。

这个区域因为是过去躲避赤潮的半身人幸存者最后的避难所,所以到处都是累累白骨。从一些痕迹判断,撤人这里的半身人只生活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就陷入了严重的对立,最后可能还爆过严重的武力冲突。

有一间舱室,门口用锈迹斑斑的铁柜子和其他家具搭建了简易的掩体,穆哈迪费了很大功夫才清出一条可以通过的道路。在这里,他现了很多具半身人的骷髅和一大堆垒的整整齐齐的陶器。他随时拿起一个陶罐,里面是空的。

这里的墙上有一些标语,明显是随意涂上去的。可是穆哈迪不认识古半身人的文字,无从猜测其中的意思。

他没有找到自己搜寻的东西,就离开了这里,前往下一间屋子。

这里同样有用家具搭建起来的建议掩体,有一段墙壁上有火燎过的痕迹。这里的半身人骷髅上有刀剑斩过留下的痕迹,有些头骨上还有弩矢留下的洞。这间房子里没有陶罐,倒是有很多腐烂的没有形状的粉尘一样的东西,穆哈迪抓了一把,然后任凭它从手心流下。

这是谷物,心灵术士意识到,至少曾经是谷物,现在已经朽烂的几乎无法识别了。

在另一个房间里,他现了大量的刀剑和弓弩。这些武器无不锈的厉害,几乎一触之下就破裂变形。穆哈迪只找到了一把半身人黑曜石长剑,尚可一用。説是长剑,拿在人类手里也就和短剑差不多。

心灵术士推测,在这座躲避赤潮的避难所的最后岁月,幸存下来的半身人分裂成了几个xiǎo团体。有些占据了粮仓,有些占据了武器库,还有的占据了水源等等。为了求生他们把自己孤立起来,互相厮杀。

如果是别的时候,这倒是个研究社会心理学的好案例,对心灵术士领悟更深更强的异能大大有益。但现在穆哈迪急于阻止半身人幽灵穿越时空,一心搜索,无意研究。

终于,在一间xiǎo一diǎn的屋子,心灵术士找到了他要找的目标。

这间屋子的大门有强行破坏过的痕迹,两尺厚的金属门从门栓上脱落,歪倒在一旁。房间里面看起来曾有不少华贵的家具,但是任何织物都没法逃脱岁月的摧残,全部腐烂湮灭。地上散落着一些书,但大多数只要一碰就散落破碎。即使有的还能翻看,上面的色素也早已混乱,变成一潭无法阅读的污迹。

一具女半身人的尸骨躺在一张早就没了形状的床上,一把骨刃匕扎在她胸膛上,匕的把握在她自己的手里。

自杀,穆哈迪断定,这让他心里多了几分自信。

这个女人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就是高进化者的妻子和半身人幽灵的爱人。她就是那个一人导致赤潮爆,蔚蓝年代结束的女人。

心灵术士如此断定她的身份,有好几个理由。第一,这间屋子几乎位于居住区的中心,被其它房间众星捧月似得的围着,符合她作为高进化者之妻的身份。第二,其它所有居住区都是很多张床摆在一间屋子里,只有这间屋子里只有一张床。第三,这间屋子里的床头上有一个镶嵌在墙壁里的黄金雕像,雕刻的就是高进化者和他的妻子。

你不是説我打不开通往时空门的通道,只能由你从里面打开么?穆哈迪在心底里对半身人的幽灵説,现在看看我能不能逼你从里面把门打开。

光有尸骨,用处不大,心灵术士又摸索了一阵,现床边有块水晶,藏的很隐蔽,就算是他都差diǎn疏忽过去了。

这是块灵能水晶,心灵术士一拿到手里就确定,用来记录记忆片段用的,这可能是这个女人的日记,或者遗言。

穆哈迪展开自己的思维触角,开始阅读水晶中留下的信息。

这果然是个日记,从她逃入这间避难所开始记录,一直到死前最后一刻。穆哈迪略过那些无足轻重的内容,先挑重要的部分读起。

“……今天,我的挚爱穿过了时空门,试图改变世界,化解这场危机。当他迈过那道门的一刻,我跪倒在地,泪流不止。”

“他失败了,不然,世界会在他穿过那道门的一瞬间改变。我知道在这一天,我永远的失去自己的丈夫……”

这段内容解释了一些问题,比如高进化者的下落。他居然和半身人幽灵一个想法,都试图穿越时间化解危机,倒真不亏是都爱上一个女人的人。

“……被暗杀了,”穆哈迪又开始阅读第二段内容。“她本来负责分配物资,也因此得罪了不少人。今天她无头的尸体被现倒毙在血泊中,武器库和粮仓的钥匙都被抢走了……”

这段好像有diǎn用,心灵术士想,他继续阅读。“……人群分裂成了好几个团体,分别固守着自己那diǎn所剩无几的资源。我试图阻止他们,谁料到纷争上升成了暴力冲突……”

再接下来的一段是:“……我退回了自己的屋子,这里有独立的维生系统,可以保障我一个人的生存……每天我以泪洗面,这么苟延残喘,又有什么意义?”

“……我听见他们撞门的声音,他们肯定被饥饿逼疯了,所以想要获得这里的食物和水……我不介意他们拿走这些,但我恐怕他们想要的远远不止这些……我不会让他们得到我的。”

这是她死前的最后一段信息。

单凭这些,怕还不足以动摇那个半身人幽灵的心智,穆哈迪想,我还得再找一些猛料。

心灵术士如愿以偿,在他先前忽略过的内容里,他找到了一个大秘密。

“……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,通过对赤潮样本的分析,似乎它不是突然变异才导致这种危害性的,它是本来就被设计成这个样子的。”

“……为什么?为什么会有人要这么做,又有谁有这样的能力?是迪安吗?”

迪安是那个半身人幽灵的名字?穆哈迪想,然后接着阅读。

“我总有一种感觉,迪安对我的态度很奇怪,但我们从来没有真正交往过。有一次,他暗示我应该离开伊利亚。赤潮会是他的报复么?为什么?”

你猜对了,心灵术士想。不过为什么她説自己从没有和迪安交往过?半身人幽灵不是信誓旦旦的説自己和她曾是一对恋人,后来才被高进化者横刀夺爱么?他难道在撒谎不成?

接着读下去,穆哈迪的疑惑就被解开了。

“……我哭了一整天,惊讶于自己居然这么迟钝。一切错误都是我自己铸成的,此刻木已成舟,世界已然毁灭,我该如何是好?”

“……我勉强才鼓起力气记录下这些内容,如果曾经的我有这个习惯,也许一切灾难都不会生。”

“更多的证据已经被现,迪安确实是有意改造赤潮,造成了这场灾难。一开始我并不理解,我和他几乎只有一面之缘,虽然对他第一印象很好,但是我们后来没有在一起,也没有独处过。”

“那天,我们初次见面,彼此都给对方留下了深刻的映像。他约我在城里的酒吧碰面,而那恰好是我最喜欢去的一个地方。我装作犹豫了一下才答应,心中却满是喜悦。”

“那天晚上,我在酒吧等了一夜,直到打样,都没有等到他。再碰到他已经是很久以后,我即将嫁给伊利亚前。”

“直到今天,我才现事情远非这么简单。”

“在调查赤潮的秘密时,我查阅了所有能接触到的资料,甚至包括机械神教牧师才能接触的档案,终于现了迪恩和我背后的故事。”

一阵啜泣声。“……让我从头开始叙述吧。有一天,迪恩在那间我最爱去的酒吧里意外与我邂逅。我们很快就接纳了彼此,炽热的相爱了。”

“我们的爱持续了大约半年时间,然后被意外打断了。”

“我是一名冒险者,在一次独自外出冒险的时候,遇到意外战死。机械神教的牧师找到了我的尸体,把我运回城里。在神庙里,他们复活了我。”

“但是由于死前我的脑部受到重创,再加上复活的不及时。我失去了接近半年的记忆,忘掉了曾经和迪恩在一起的事。”

“迪恩得知我出了意外,又不想刺激我,就决定再追求我一次。他制造了机会和我碰面,然后约我在那家酒吧见面。他很自信,自己能成功一次,就能再成功一次。”

“那一天,他在酒吧里等我,等到打样后又在路边等了一夜,直到蓝色的太阳升起。”

“他所不知道的是,约定的那一天,他一个人进行生物实验的时候出了事故,意外身亡。机械神教的牧师救活了他,但他失去了一天的记忆……阴差阳错之下,他记错了日子,错过了和我的约会。”

“我们就这么失之交臂,后来我遇到伊利亚,就忘掉了迪恩……现在他的报复来了,我都甚至不知道该怪谁,是他,是我,是伊利亚,还是命运本身?!”

穆哈迪松开了自己的思维触须,他知道自己找到了自己的王牌。

用户请到m.阅读。

晋中白癜风医院
肿瘤科
云南治疗白癫风医院
血气不足与气血不通的区别
有效治愈灰指甲的药物
灰指甲一定要把病甲剪掉吗

上一篇:小米TCL联盟进一步加强雷军要借力大举发

下一篇:祛湿排毒的食物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