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行业资讯

他是真爱那个女孩的搭配

发布时间:2020-06-04 来源:行业资讯 点击:0

他是“真爱”那个女孩的,这从他谈及她时所表现出来的神情,一望即知。这份“真爱”,在他心里,已生根发芽,若想硬生生地割舍,就会引来撕心裂肺的疼;这份情,如同窖里藏储的百年“茅台”,一经打开,酒香四溢,未饮先醉。
他有个外号,叫“毛毛”,这是从一部孩童特别喜欢的影视剧中照搬下来的。影视剧的名字已不记得,时日久远,很多事就是这样被遗忘了的。只记得剧中的主角是一只黑猩猩和一只白色的小狗,小狗的名字好像是叫“哈尼”,这也是记不清的事了。单只记得猩猩的名字叫“毛毛”,大概是两者之间,因“名”相系,所以,直至今日,在事世如潮中,仍能对此记忆犹新。
女孩也有外号,叫“小鱼儿”,虽不典雅,却也不似好友外号那般诙谐,招旁人笑话。女孩取名也有典故与出处,她姓名后面是一个“渝”字。周瑜的瑜是“王”字旁,所以公瑾才能身具帅才,统领三军,成就功名伟业。她的“渝”大抵是五行缺水,再加上父母望女成凤的希冀,恐是费了一番功夫,方才斟酌出两者完好结合的“渝”字。既让孩子“五行”圆满,又蕴含了自己期望女儿能似“公谨”那般建功立业的希冀。单凭此处,为人子女者,也该稍懂得父母的用心良苦了。“小鱼儿”这个外号,取的也是“渝”的谐音,出自那一时期正热播的电视剧《小鱼儿与花无缺》。
他俩同一年念的高中,同校同级,高一时候不同班。彼此间相识,是在高二时期,由于文理分班,世事如棋,两人都选了文,机缘所在,圆了同班的份。
毛毛此人,从脸貌轮廓上,予人的第一感即是一个憨厚老实之人。个子不高,一张国字脸,皮肤稍显得黝黑粗糙。本来就已有些肥胖,那不高的鼻梁上,还架着一副黑色眼镜,愈发添了些“呆”气,却也因此得福,沉稳厚重的一面也因此凸现了出来。正应了“表里如一”这个词,他心地极好,乐于助人。和陌生人不多话,和熟悉的人在一起,完全变了个人似的,滔滔不绝,很能诙谐与搞笑。难得的是,很会关心别人。旁人托他办事,他会当成比自己的事还重要,尽心尽力地去办。倘若事没办好,别人笑着说“没事、没事”,他却兀自一副难过的表情,事后定要躲着别人好几天,总是觉得愧疚,对不住人家;若别人因托他之事办得不成功或不够好,别人显得难过,他会更加难过,为此要自我困顿消沉好一阵时间。当然,胆子是有一些小的,朋友时常笑话他缺少一些男子汉的气概。呵,少年人懂得些什么呢?所谓的男子汉气概就是被揍与揍别人。他正因胆子小,所以,真诚善良、容忍宽容的这部分性情,就像雨后的春笋,独独吸收到了养分,得到了最好的生长。这一类人,若此生没有太大的人事更迭和变化,生命在阳光雨露中照此延续下去,最终将是一个值得女人与之托付终生、男人与之结为至交的“上乘”男子。
小鱼儿呢?长相可算是俏丽的!她皮肤白皙。有着细而尖的下巴。小巧红润的唇,解颐一笑间,不仅露出令人称羡的一副贝齿,右颊还会现出一个呈满单纯和快乐的小酒窝。远看是一张鹅蛋脸,近看却要宽些,有些过于丰腴。一双明亮的眼睛上面,有着一对像一勾新月般颜色稍淡的眉。只身材欠佳,稍显得胖。这两处不对衬,便使得一件上乘之品降至中等,令人扼腕叹息。她平日里的衣着服饰,除黑白两色外,其余那些“红绿紫青蓝”,都是浅淡的颜色,又时尚又大方不落俗套,并不失青春女孩所特有的魅力与娇柔。
毛毛和小鱼儿是何时开始交往的,旁人都不清楚。只记得是在一场球赛刚结束,大家正在场外休息,不知是谁偶尔间一睨,喊将出来,这才发现,从始至终,小鱼儿都坐在足球场旁边的林荫下观看着比赛。我们都是一副纳闷神情,各自沉吟:“是呀,同班这么久,虽不熟稔,但也看得出来她并不喜欢看足球,从而也不曾见她到过足球场。再者,虽是同班同学,仅限于认识而已,平素从未有过接触,更谈不上有交情。那么,今日为何如此反常地出现在此地呢?何况还看了一场90分钟的比赛。显而易见,大概是其中某一位和她有着远非‘同学’可比的关系……”
我们十几号人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想从彼此的神色间找出些许端倪。正当大家窃窃私语、相互猜疑之际。只见小鱼儿站起身来,拍了拍衣裤上的尘土,一边朝我们休息的方向走来,一边打开反背在胸前的双肩书包,待看清她所取之物是一瓶纯净水时,她已是走到只距我们百米之遥的地方。大家屏气敛息,心头暗喜,等待着谜底的最后一步揭晓。这时,只见一直沉默的毛毛,讪讪地笑着,一副傻气而欢喜的神情,晕红着脸站直身来,小步绕过身前的几名队友,对着小鱼儿的方向,快步地迎了上去。
大伙竟没想到此事主角居然是他,幡然憬悟之下,再度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在他的身后,突然爆发出一阵兴奋的“哦嗬”声及逗趣的口哨声。
自此,毛毛和小鱼儿之间的恋情“大白于天也不乏小聪明下”,一段很短的时间过后,大家已见怪不怪,习以为常。他俩也公然地手牵着手出现在大伙的视线里。因毛毛的关系,大家经常在一起玩闹,时日长久,自然也和小鱼儿结成了朋友。
俩人的恋情非常顺利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已是花前月下,如胶似漆。
两人一起上学到校,各自私调座位成了一桌。早餐只在一起吃。中午放学,就是一番情深意长的话别。吃罢午餐,再一起结伴上学,一起去外面吃下午饭,一起逛街。接着,又一起来校上晚自习,随后一起下自习乘车归家。在家里,一天的必作之事还没有结束,楞还要煲一锅甜蜜蜜的电话粥。我们从他俩的身上,得到了书上所没有的“合而为一”数学定律结论:“一个少男,一个少女,“加号”就是爱情,只要满足与此相同或相似的条件,一加一就能等于一。”
高二这一年,就这样风平浪静、少年不识愁滋味地过去了。当这一年的时间走到尽头,也已到了我与这个生活了两年的城市,以及这城里彼此相熟的人和物说再见的时候。我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转了学,在自家所在的另一座城里,远离了已经同窗两年相伴相知的朋友们,开始了自己形只影单的高三生活。
离开的这段日子,正是紧张备战时期,大家忙于应付家人和老师的管教、忙于应对“青灯黄卷十几载,龙飞凤舞凭笔锋”的考试,虽不至就此断了音讯,但已很少联络。这一年里,只知他俩仍在交往,只是这其中,少了自己的见证,已不知有多少欢乐事,或许,也有伤心时。
一年后,我与毛毛一起乘上了北行的火车,准备在一个被誉为“十三朝古都”的城市——西安,于此地度过四年的光阴。小鱼儿恋家,不报外地较好的学校,加之考试临场失利,又不想补习,无奈之下,只得进入一个大专院校。学校与家,同处一个城市,距离很近,有事无事,便可回家。
时间从不停止,无情地把一对热恋相爱的情侣,推到了离别的车站。临行前,小鱼儿来为毛毛送行。刚开始,我不识趣地坐了临窗的位置,后来念及此处,憬悟过来,才急忙与他将座位两相调换。 起初,毛毛在车上坐着,面不改色,看不出悲喜,只透着车窗玻璃,专注地看着小鱼儿,缄口不言,罕有的沉默。小鱼儿也只顾专注地与他相望,脸上是难舍难分的悲戚神情。知小鱼儿与他,彼此都割舍不下,非常难过。面对离愁别绪,心中有泪,只是还不到没出眼眶的时候。看着此情此景,不免顾影自怜了起来,觉得他有小鱼儿来送,亦是好的。不比我,心里想着的那个人,尚不知晓,此时的我,身在何处。
女孩的眼泪毕竟还是浅些,在车临近启动时,小鱼儿先哭了起来,两行清泪,顺着脸庞不住地往下淌。自己顾不得揩,只对着毛毛,抬起手臂,虚弱无力地挥动,像灵魂被抽离了一半,剩下的一半,在勉力支撑。坐在车内,近在身旁的毛毛,早已是心酸难禁,紧紧地抿着唇,唇角时而轻微、时而强劲,不停地收缩跳动,显然正在强力抑制着悲伤。但最终还是“心有余而力不足”,抵制不住那如火山爆发般的离愁别绪,只见那满眶的泪水,已是大颗大颗地滚落。正是“挥手从兹去,更那堪凄然相向,苦情重诉,眼角眉梢都似恨,热泪欲零还住”。几滴管束不住的眼泪,硬是要夺眶而出,我别过脸去,顺势将泪迹抹净。
车怎么都能在一起!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. 关于我们 | 加入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? 爪游控 版权所有. 陕ICP备号-1 Top开始慢慢地移动,已是到了“送君千里、终须一别”的时候。汽笛一声肠已断,今朝离别后,身居异地念伊人,从此天涯孤旅。
来到西安,面对一个繁华喧嚣的都市化城市,只有无尽的新奇。初来的一段时间,东南西北,听别人说哪里好玩,就五六成群地结伴前往。待心定气平下来,生活安定而有规律,不再作那之前的糊涂事了。他和小鱼儿,从来时到现在,煲电话粥简直就是两人的家常便饭,大有“一日不说,如隔三秋”的惨状。
毛毛家的家境殷实,父亲做的是锌矿生意,拥有几个小型炼锌厂。按理说,他过的应是公子哥般的逍遥生活。但他父母管制严格,在经济上决不放纵他胡乱花销,再加上他自己也懂事悉理,每月就是固定的几百元生活费。而小鱼儿的家庭,或许是近期出了些状况,她跟着母亲过活,家里的收入和所需开销,只凭母亲一人辛苦所挣,赖以解决。生活上显得拮据,小鱼儿宁愿啃馒头吃咸菜地节省生活费,也不愿给母亲再添负担。
毛毛听闻此事,急在脸上,疼在心里。自此,每月从几百元的生活费里,硬是挤出两至三百,寄给小鱼儿作生活费。自己一日只吃简单的两餐,每日必有一餐是一包便宜的方便面。这付出是够辛苦的,自己不仅要在每日里忍受思念的煎熬,还要时不时地忍耐胃里的空虚烧灼。他后来回忆着说:“西安一年,恍若十载。”说完后自顾自地笑。
在西安只一年的时间,他已决定不再呆下去,也不顾家人的劝阻,一意孤行地坚决回了家。我打电话问他,他没作正面的回答。我想,这离去所为何事,也许能料中十之一二。毕竟,这一年里,发生的事情,令人意想不到的、痛苦的、迷茫的、伤心的,真是太多太多了,叫他一瞬间,接受不了这种现实残酷的状况。人虽活在这里,心却跟死了一样。整个人,极少笑,也不太说话,往常的幽默感,似须臾间消失殆尽。人没有生机,没有热情,没有一点阳光的、明朗的地方,似只有一根狼牙棒,悄无声息地,一下又一下地敲在脑袋上,一下比一下重,一下比一下疼。人的灵魂,像是早已飞离这躯壳一般,只剩下个行尸走肉。
原本以为,毛毛回去后,他与小鱼儿就不用受这相思之苦,两人可以按所设想的蓝图,顺利地结婚,有个小孩,相知相伴。年老时分相依相偎,坐看斜阳,追忆着急景流年里最浪漫的事。两个人的一辈子,就这样朝夕相伴,幸福度过。
世事如棋局局新,各有各的打算。归根究底,世事,只替人背了个“莫须有”的罪名,一切善恶之果,其根源,皆来自于人类本身。世上有人善,亦必有人恶。以恶欺善,是大自然“以大欺小”的另一种形式的演变,“实质”却是一样。人只是一种高级动物,无论进化状况在怎样高级,终究脱不了“动物”一词,也解决不了“兽性”的根本。
毛毛他父亲所经营的事业,此时也遭到了一些意外的颇大的挫折与打击。在买进矿石的时候,被别人设计下套,手段高明地将毫无价值的矿石进行调包,被骗走了一大笔钱,厂子也因缺少生产元素而导致停产。当然,这样的事,虽不至于摧折得一蹶不振,但也已动摇了根基,陷入了发展难、放手也难的两难处境。毛毛此时回家,自是没有好日子过。父亲让他回去,就算他是去玩,去消磨时间,他父亲也供他玩足这四年的时间,现在回来,太过于丢面子。毛毛当时是铁了心肠,死活不肯。面对如此执拗的孩子,作父亲的也束手无策,几番较量,败下阵来,只得挂了白旗,遂了他的心意。盛怒之下,开出一条苛刻的条件,要想留下,不去念书,就休想在城里过安逸日子,让他滚回老家去种那二亩薄地。他父亲此举,只是恨铁不成钢,想让自己的孩子懂得生活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道理。就这样,毛毛就此下地干活,拾起从未拿过的锄头,闻鸡而起,日暮而息。
农活实在辛苦,当回家面对父亲,毛毛自是从未敢开口言苦。只有母亲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着实不愿自己的儿子遭这个罪。揉眼抹泪的与他父亲商谈了几次,把他父亲的心亦哭得软了,便先让他回城,至于做什么和能做什么,日后再行安排。
刚开始时,他父亲的余怒还未消,让他去跟着亲戚跑拉煤的运输车。这种车,有的是人红车黑,有的却是人黑车也黑,人黑就是没有驾照,车黑就是没有行驶证和没缴养路费,更严重的是,所拉的运往别处的煤,是偷税漏税的行为。这种车,在高产煤矿的贵州地区,早已泛滥成灾,成为政府严厉打击的对象。
毛毛所做之事,很简单。夜黑风高,正是车私装煤货之时,为保安全,让他背个包,包里有几支手电筒,几包香烟,两三个手机,手中持一根电击棒,一个人就上了路,去到远离装货地点的几里处,在公路旁的庄稼地里,有时是山腰或山顶,找一个别人看不见而自己能清晰瞧见别人的凹地,做好伪装,隐藏起来,双眼盯着路面,注意观察是否有警车前来缉捕。若发国足迎来一波正式比赛的9连胜现情况,立时打电话通知,车和人立即逃逸。这样一藏,最短也是两三个小时。

共 8827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人活当下,需要自己通过深刻的反思和内省、依靠内心坚定的“克己”来抑恶扬善,并以此来寻求途径与答案。人也许在经历本身,就是在抵达答案。时间会给予最终的允诺,真正可贵的东西终有一天会知道。爱护自己,靠“克己”的作用让自己保持洁净,心里释然,与心爱的人执手同行,三宅一生。再回首,人生一世、何为所求?皈真是人的一种精神境界, 也好、淡然也好,都是一种情绪自然的发泄,我们人是有思想的动物,刻意的追求只会更累,随心而遇、随遇而安,人生才会洒脱。小说文笔细腻精致,颇多佳句富含人生哲理,耐人品味。推荐共赏!【编辑:上官竹】
1 楼 文友: 2011-10-19 07:51: 2 算人间知己吾和汝,人有病,天知否?过得去的,过不去的,都过去了。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望天上云卷云舒。 联系QQ:1071086492汕头治疗癫痫病方法
老年人风湿骨痛用什么药
南通十佳妇科医院
淮南白癜风
安顺白癜风治疗费用
痛经食疗吃什么好

上一篇:又一谣言被攻破5G带来更多辐射专家进行辟搭配

下一篇:丰田埃尔法价格现提车可送装饰搭配

相关阅读